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 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

发布时间:2015-05-11 12:09:56
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 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

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 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

葛某某在便衣的陪同下办理入境手续

10点多钟,从韩国飞往青岛的航班准点降落。飞机停稳后,300多名乘客没有急于拿行李下机,而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已经7年没有回国的葛某某看着窗外,往事不断闪现,心情难以平复。不久,几名身着便装的检察官匆匆赶上飞机,架起葛某某来到机场临时开辟的绿色通道办理入境手续。

至此,自最高检开展猎狐行动以来,今年安徽检察机关首例从国外劝返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成功归案……

回国前看着女儿彻夜未眠

2015年2月11日,新西兰第三大城市基督城皮不雷大街(音译)137号。

和衣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星空,葛某某突然感到一阵焦躁。很快,他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因为10岁的女儿正在看着他。他已经58岁了,但在10岁女儿的心中,他根本就算不上老。他非常疼爱这个女儿,从未给孩子留下什么不良印象,虽然这个孩子是他从福利院领养的。

妻子刘某某看出了丈夫的焦虑,静静地拉着他的手不放,夫妻俩对视良久,直到女儿睡去。女儿已经10岁了,按说不应当再和父母腻在一起,可只有10多平米的小屋实在容不下太多的家具。

看着女儿的小脸,葛某某闭上了眼睛,这又是一个无眠之夜。他以前曾给过女儿公主般的生活,但那只是过眼云烟。他虽然拥有新西兰的绿卡,但身份证上的国籍依旧是中国。在中国,他曾经拥有很多身份和耀眼的光环,现在只剩下一个身份——潜逃出境的犯罪嫌疑人、网上通缉犯。葛某某又忍不住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机票。这张机票要比正常的机票贵出许多。临近年关,从新西兰飞往中国的机票全部售罄。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也为了让这一切有个了断,他费尽周折得到了从新西兰转机韩国再飞青岛的机票,价格是平常的好几倍。

曾经靠妻子的一把二胡生活

看了看身边的妻子,葛某某心里升起一丝暖意和酸楚。虽然不是原配,但妻子对他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也正是妻子的劝说,让他决心回国自首。

在他春风得意之时,妻子是老总夫人,生活在他精心织就的暖巢之中,从来就不会为生计的问题花费心思。现在,为了他,不得不放下身段充当起卖艺的角色。因为拉得一手好二胡,在逃亡时,妻子刘某某没有舍得丢弃的那把二胡,让他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

初到新西兰时,由于语言不通以及担心身份暴露等问题,葛某某夫妻俩无法找到工作。愁闷之时,刘某某拿出携带的二胡拉了起来,未料曲调引来了众多听众。不久后,刘某某开始教授几个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从而换取一些微薄报酬。也正是此举,让葛某某一家人得到了些许的生活来源。

一家三口异国他乡蜗居7年

在葛某某无限风光时,凭借自己的财力和人脉资源,他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了新西兰读书。目的很简单,让孩子有个美好的前程,大学毕业后可以留在新西兰。葛某某又忍不住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机票。这张机票要比正常的机票贵出许多。临近年关,从新西兰飞往中国的机票全部售罄。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也为了让这一切有个了断,他费尽周折得到了从新西兰转机韩国再飞青岛的机票,价格是平常的好几倍。

这一走,还能不能再回来?虽然有中国检察官从轻处罚的承诺,但那能当真吗?

在这个城市中葛某某已经生活7年了。从一开始的举目无亲到现在的众多街邻,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方式,走还是不走?想到这,葛某某起身再次环顾这个家。

这是一个拥挤的家,也是一个多功能的家,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总面积只有10多平米。正是这个经营日常生活用品的小超市,为他们提供了生存的条件。异国他乡,只要能活下去,其他的想法对他们一家来说,都是奢望。

看着这个家,葛某某又想到了自己在中国的家。那个曾经的家很庞大,不仅如此,他在全国好几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房产和铺面。家中不仅有父母和兄弟姐妹,还有自己曾经的辉煌和成就。

想到这,在安徽淮南某宾馆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因为涉嫌犯罪,他被办案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在那里,他为了获得从轻处罚的机会,主动退出了赃款。为了退赃,他将自己置办的房产一一变卖,一夜之间便从富翁变成了“负翁”。

逃亡生涯让儿子成了“剩男”

现在,他的儿子葛某已经加入新西兰国籍,并且有着稳定的工作,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

想到自己的儿子,葛某某长叹了一声,儿子是留在了新西兰,但前程却毁在了自己的手中。7年前,当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出现在儿子面前那一刻,就注定了儿子将无法再过常人生活。因为匆匆逃亡,葛某某和妻子手中并没有多少资金。突然而至的三口之家让葛某某的儿子措手不及。

初到异国的葛某某一家,除了葛某某勉强可以说几句英文外,妻子、女儿则属于“文盲”级别,一切生活只得依靠儿子。刚刚工作不久的儿子收入维持自己绰绰有余,一下子维持四个人的开支立马入不敷出。为了撑起这个家,葛某开始打起了双份工,就这样也无法满足一家人的生活需求。

随着女儿年龄的长大,孩子上学的学费又成为一个新难题。最终,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日子暂时稳定了,而此时儿子已经30出头,因为家庭负担,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啤酒大佬摇身成了政府官员

2015年2月12日夜,韩国某城市宾馆。因为转机的缘故,当晚葛某某留在韩国,等待第二天飞往中国青岛的飞机。

明天就要回国了,7年了,多少次在梦里回到的故乡还是那个样子吗?多想再依偎在母亲的身旁,母亲已经79岁了,身体还好吗?一个个念头如雪花般飞向葛某某,随即消失,又被新的念头代替。

身份,这个词是葛某某最不愿意想的。在中国啤酒界,他的名头几乎无人不晓。年纪轻轻时,他就被赋予众多的头衔,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曾经作为优秀人才送往美国进修过。因为他的胆识和魄力,国内很多啤酒厂得以起死回生。如果没有遇见一个人,这一切应该还在继续。

时任淮南市原市委负责人的陈某某(已获刑),到淮南履任时,发现淮南的啤酒厂破败不堪。为了将淮南的啤酒重整起来,陈找到了在青岛的葛某某,因为有过合作关系,葛某某爽快地答应了到淮南发展。在葛某某的操持下,啤酒厂很快就焕发出新机,葛某某成了功臣。

不知是为了表达对葛某某的奖励,还是为了给其发展提供便利条件,在陈某某的操办下,葛某某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

因不懂法而潜逃追悔莫及

2015年2月13日,上午10点,青岛流亭国际机场。

经过数小时的飞行,葛某某乘坐的班机将要降落。此时,他很清楚,淮南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干警正在等着他,他也该准备一下入境的相关手续材料。

当年,在淮南时,时任市委负责人陈某某和他私交很好,在淮南当地人尽皆知。从而,想通过葛某某找陈办事的人也很多。为了避嫌,很多时候,葛某某都是直接找到陈的秘书王某某,将所托之事告知王,由王办理或转告陈。

有了陈这层关系,葛办起事来格外方便。2004年,葛某某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王某某的帮助下,该项目进展顺利。为了对王某某表示感谢,他先后分四次送给王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2007年,王某某案发,葛某某随即因为涉嫌向王行贿而进入淮南市检察院反贪局调查范围之内。因为担心自己不知道要被判刑多少年,受到多么严重的处罚,葛某某下定决心逃亡国外。2008年1月27日,他和妻子带着女儿登上了飞往新西兰的航班。

回国前,通过与检察官的沟通,他才知道自己的行贿行为按照法律规定处罚得并不会很重。至此,无尽的悔意将葛某某包裹起来。

飞机降落时护照成了挥之不去的痛

飞机降落后,300多人的航班应当立即热闹起来才对。但葛某某所在的航班上无一人起身,因为在此之前,空乘人员已通知大家坐在座位上不要动。至于原因,只有葛某某一个人清楚。看着手里的护照,他感到一阵心痛,若不是这护照,他也许不用逃亡这么多年。

“在调查葛某某一案时,为了防止其潜逃,办案机关将他们夫妻俩的护照全部收缴了。”对于护照一事,承办此案的淮南市检察院反贪局高副局长最为清楚:“2008年春节前,我们传讯了葛,当时雪下得很大,他说春节后就到检察院。结果春节后,葛依旧未来,手机也无法联系上。”

“为了将葛抓获,我们先后来到青岛、上海等地有葛住房的地方进行寻找。但结果令人意外,葛所有的房产全部变卖了。”高副局长回忆说:“到了2008年3~4月份,葛依旧未归案,而此时王某某的案件即将结案和起诉。为此,反贪局干警又去了一次青岛,在青岛边防查看出入境记录。一看记录,坏了,葛某某已经和妻子刘某某带着3岁的女儿逃亡新西兰。”

“护照已经被没收,怎么还跑得了?”高副局长表示:“经过查询才知道,原来葛某某和妻子以原护照丢失为由,重新补办了护照,从而顺利潜逃。”

一张登机牌结束7年追逃之路

从飞机上见到检察官的那一刻起,葛某某久悬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因为检察官们既没有给他戴手铐,也没有用头套,还是穿着便装,仅仅是一边一个站在他身旁,最大限度地保全他的面子。

在青岛检察院的办案工作区,面对淮南市反贪局的办案检察官,葛某某毫不犹豫地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按照事先“从轻、减轻、不关押”的承诺,当天在青岛,淮南检方就给葛某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想到自己的回国自首之路,葛某某再次想到了妻子刘某某。由于妻子的签证是探视孩子,每次只能在新西兰待3个月就必须回国,再签证。因此,妻子的签证记录成为了检察院的重要线索。

在连续7年找不到葛某某的踪迹后,淮南检察院发现刘某某每年都有出入境的记录。最终,通过其登机牌查到新西兰的地址是在基督城。2015年1月2日,刘某某在青岛流亭机场换登机牌准备飞往新西兰时,被淮南检察院反贪局干警当场截下。

“当时刘的情绪很大,在机场大吵大闹,因为她毕竟不是犯罪嫌疑人,我们只有对她进行规劝。”淮南市检察院反贪局高副局长表示:“通过数小时的解释和劝说,刘同意回去后劝葛回国自首,并把地址告诉了我们。当晚,为了不耽误刘的行程,我们将她送到了上海乘飞机。此后没多久,我们就接到了葛某某的电话。”

情人节最好的礼物是与母亲相见

2015年1月中旬,通过妻子的反复劝说,葛某某同意与检察官通电话。1月26日,葛某某与淮南检察院反贪局承办人电话联系,在表示感谢的同时再次确认检方的承诺是否有效。

“一开始的时候,葛说自己的心脏有问题,要求做完心脏手术后迟几年再回国。当时我就拒绝了。我在电话中告诉他,即使其不回来,在得到确切地址后,中国司法部门会有很多渠道可以将他抓回来。不仅如此,我让他想想自己已经近80岁的母亲是多么想见儿子。”高副局长表示:“葛某某在新西兰凭借女儿监护人的身份取得了绿卡,但其身份证上的地址还在中国,国籍还在中国。无论异国的天空多么蓝,也找不到属于他的那片天。”

“后来在2月9日、2月10日、2月11日连续三天葛都打来电话,最终确定行程。讯问完毕后,我们给葛办理了取保候审的手续。当时他是异常兴奋,态度非常好。”

2015年2月13日回国当天就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2月14日就是西方情人节。对于已经7年没有见到母亲的葛某某来说,情人节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见到分别已久的母亲。2月13日当天,葛某某迫不及待地去看望母亲。从见到母亲的那一刻起,他双膝跪地久久不愿起来,母子抱头痛哭。

目前,葛某某涉嫌行贿一案已处移送审查起诉阶段。(新安晚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