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致富先种树?武大游客1天近20万人门票20元

发布时间:2015-04-15 09:15:26
要致富先种树?武大游客1天近20万人门票20元

  几乎每一年,武汉大学的樱花都在迎来汹涌人潮的同时激起万丈口水。

  不同的是,今年的争议更多地集中在门票去向上。新华社昨天播发“中国网事”聚焦—今年的“樱花观赏券”延续去年价格,为20元一张,游客最多时一天接近20万人。这也引来了网民质疑:每年赏樱人数近百万人次,门票钱得有近两千万元了吧,钱去哪里了?甚至有网民笑称,武大的校训应该是“要致富,先种树”。

  对此,校方表示,学校只是利用樱花开放期间收的钱,来支付樱花开放前中后期所投入的管理、维护等人工费和基础设施费。

  校方还说,这些钱没有截留。其实,要证明这一点,最好还是透明化。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就算这钱花得正经八百,没有滥用,可是收钱为管理,管理质量上去了吗?

  看看“游客摇树制造樱花雨”、“游客爬树拍照留下百吨垃圾”……就知道,管得不怎么样。这也不能全怪工作人员不尽责,确实人太多了,最近每天10万人一游啊。

  “莫让樱花节变樱花劫”,这样的呼声持续了很多年,效果极其有限。

  评论人盛人云在题为《从武大的“樱花劫”中读懂什么?》的文章里说,人们向往武大的樱花,一定程度上是向往一座高等学府的人文底蕴和浪漫氛围,但当“樱花节”变成了“樱花劫”,看看这拥挤的马路与大学校园,很难说有一种惬意和舒心。

  评论人卢骏骅则认为:“凑热闹”的心理促使了人们对武汉大学“限客令”的漠视,这场“赏花劫”在所难免。

  但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是,武大的收费制,已经让武大成为名副其实的“珞珈山公园”。此时,游客的心理已经“反转”:既然和公园一样,既然我掏了钱,那干吗不找点乐子?

  收费制颠覆了游人对象牙塔的应有敬畏,而令一些人藏着的劣根性,肆意放纵。

  试想,在北大,会出现这样不文明现象成堆的情况吗?难。一个不收门票的大学,是保持了大学风骨的校园,那里肃穆、端庄的氛围,会激发一个外来者的敬畏之心。此时,大学的心和参观者的心,很容易融为一体。

  在南京,每年3月,南京理工大学的二月兰也很娇艳,但该校坚持不收费政策。尽管也会出现个别不文明现象,但是秩序要好得多。

  事实上,那种为了遏制人流量而收费的说法,从来就经不起验证。武大校方就承认,对于千里迢迢赶来的,高铁票的钱都出了,对20元的门票钱当然无所谓,“但是对于可来可不来的游客,尤其是以前已经来过的本地游客,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里的“但是”,其实很虚弱,人流量本来就是那些外地“必游”客,如果收费制不能遏制“主流”,那就是用处不大的制度。

  有多少收费假借“管理”之名?各个景区门票上涨,人流量控制住了吗?没有!你不玩,有人玩,控制人流量不是控制人的心理,旅游经济讲的还是客观规律。

  而一直以来令人质疑的还有,武大赏花门票由10元涨到20元。10元门票没遏制住的人流量,20元门票照样挡不住,30元?40元?……收费逻辑,注定是平庸而混乱的。

  扛不住的争议,说不清的钱,看不到尽头的人潮……何不回到原点?

  大学不可以成为“公园”,因为学生的受教育权不容侵犯,大学的尊严不可以低头;同样,大学也不可以拒绝开放,因为包容开放的大学文化不允许这样做。在两者之间,应有一个平衡点,那就是,适度开放,不收费。依靠有智慧的校园开放制度,感受公众的敬畏和善意。

  本报观察员 伍里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