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工程总队造出歼15训练平台和所有高原机场

发布时间:2015-05-13 14:43:07
第九工程总队造出歼15训练平台和所有高原机场

第九工程总队造出歼15训练平台和所有高原机场

资料图: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官兵承建的高原某机场,在2014年荣获了“鲁班奖”(2011年9月10日摄)。

飞天大道如何筑就——解读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官兵强军报国的使命担当

记者秦超特约记者张力胡晓宇

新闻背景

当安坐在从高原凌空而起的飞机上,弹指间横越“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天堑雄关时;当置身我军首个双跑道机场旁,看那“鹰起鹄落”穿梭往返的大国鹰阵时;当歼—15在航母舰载机试验训练平台上,昂首滑跃14°时……人们一时很难把这些场景与坐落在成都平原上的一支工程兵部队联系在一起。

数据显示:从战争年代走来的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先后修建、改扩建机场110座,其中包括我国所有的海拔2438米以上的高原机场和90%以上海拔超过1500米的高原机场,为西部地区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面对那些云端之上的机场,人们不禁要问:这一条条助力中国梦、强军梦起航的飞天大道是如何筑就的?

雪山铭记——

飞架关山的“空中金桥”是谁铺设

“在广袤的西部,两三公里公路解决不了问题,两三公里机场跑道却可以把一个地区和世界连在一起。”建跑道、修机场,成为许多地方尤其偏远的西部推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手段。

有人会说,挖石方、填路基,地方工程队也能干。诚然,国内很多机场是地方建筑单位修建的。

“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贞。”在地方同行说“干不了”“不愿干”的时候,这个总队却说“能干”“愿干”!

2006年,有着“世界屋脊的屋脊”之称的西藏阿里准备修建航空港。面对氧气不足平原一半的生命禁区,许多地方施工单位不愿参加工程招标会,第九工程总队官兵挺身而出。

山,离天三尺三;车,行进在云端。领命出征的官兵刚一抵达就遭遇“下马威”:工程师周吕和战友外出提水,水还没提进屋,自己就因高原反应晕倒在地。二级军士长曹林不小心感冒,很快就转为肺水肿。

“战场上能说敌人太强大,我们打不了吗?‘高原铁军’铁在哪?铁在天大的困难,也要把它嚼碎了、吞下去,哪怕嚼出满嘴的血、咬碎满口的牙,也要按时完成任务!”伴着总队长曹定国铿锵有力的话语,荒凉的高原上,出现一座机械轰鸣的不夜城。

隆冬,低于-20℃的严寒中,深达2米的冻土层坚硬如铁,挖掘机的铁斗砸下去,只划出一条白印。用汽油烧、用炸药炸,曹定国拖着病残的双腿、一瘸一拐地带领官兵如蚂蚁啃骨头一样,“啃”开了千年未化的冻土层……

风雪高原,危险总是不期而至。27岁的试验员时小如,2007年11月16日驾车随部队转场,行至马莜拉山口急弯处,突然而来的龙卷风将他连人带车卷进了山坳,壮烈牺牲。

擦干眼泪,顶着强度高于内地6倍的紫外线,官兵们续写奇迹。2009年7月,机场正式通航。

“任凭关山重重,有我钢人铁马……”新的任务又来了,上阿里之前体检100%健康、机场建成时95%患上不同程度高原疾病的官兵,又唱着豪迈的队歌踏上新的征程。

“抢建玉树机场是死任务,就是死也要头朝着玉树的方向!”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7.1级地震后,九总队接到3天时间进场、2个月内完成为玉树机场新增一条联络道和4个停机坪及加宽道肩的建设任务后,官兵们慨然向军旗宣誓。

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斗在上海、成都、昆明、西宁吹响,该总队从这4个工地抽调148名技术人员、50台(套)机械设备,通过空运和铁路转场,48小时内组建起项目指挥部,所有人员、装备按时进场。流着鼻血、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处于高原反应中的官兵仅用55天就完成了道面、站坪等应急工程,合格率100%。

今天,记者在互联网搜索引擎输入“世界海拔最高的机场”几个字,结果显示排在前4名全是中国的,排在前10名的中国有6个,前15名的中国有8个。在这些机场的跑道上,九总队官兵抛洒的汗水至今依稀闪光……

大地见证——

矗立山河的“守天”阵地怎样打造

在该总队战史馆,一块注有多个蓝色标记的中国地图引人注目——

一个标记,意味着该总队完成的一项重大国防工程。从寒风刺骨的黑土地到干旱高温的大西北,从高寒缺氧的世界屋脊到云雾缭绕的东南沿海……这张工程征战图记录着官兵们一次次跋涉与超越。

“这是国防工程,我们九总队来干。”2010年夏,天山脚下,某工程投标会上,众多施工单位在得知工程控制价仅为成本价时纷纷退却。总工程师李建举代表总队决定承建该工程。

“不好,沙尘暴来了!”6月的一天,正在施工的官兵抬头看见远处一股黄流遮天蔽日,万里晴空霎时乌蒙蒙一片,能见度不到两米。为抢盖刚打好的作业面,士官杨海波被狂风卷起的碎石击中头部,顿时血流如注。

开弓没有回头箭。开工就是开弓!该总队官兵拼尽全力如期完工。

“多修一条跑道就多一分优势,多建一个阵地就多一分胜算。”那年年初,该总队了解到某地战备工程建设任务繁重。曹定国和总队其他领导商议后毅然决定:一边退回几个地方工程的邀请函,一边向上级递交请战书,迅速抽调人员、装备组建任务部队。

台风、缺水、没电,担负的战备工程都是边设计、边修改、边施工的“三边”工程,首次跨区至沿海地带执行任务的九总队官兵,遇到了一块块“硬骨头”。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与相关单位密切配合,克服了没有现成经验、没有相应施工设备等困难,高标准完成一批全军重点建设战场项目。

征战图上,一幅幅场景震撼人心:参建航母舰载机试验训练平台时,士官邓甲元7个月就将作战靴5厘米厚的鞋跟磨得与脚前掌一样平;在海拔3500多米的滇西某地修建某战备工程的节骨眼上,许多民工吃不消高负荷的连轴转,给多少钱也不干了,官兵们无一退却,拼着命提前10天完成主体工程……

常年在恶劣环境下长期高强度作业,总队有3名官兵壮烈牺牲,9人落下终身残疾。他们先后完成重大国防工程百余个,多次获国家样板工程奖、鲁班奖、詹天佑奖和军队优质工程奖,并被评为全军“十五”“十一五”战备工程建设先进单位。

战鹰知晓——

腾空而起的“飞天大道”如何筑就

想当年,靠钢钎铁锤劈山削谷,用板车箩筐平沟填壑,该总队官兵屡建奇功。如今,在研究有效履行使命任务和总队可持续发展的党委会上,曹定国说:“光靠‘汗珠子’不可能永远打胜仗,要铸造‘战时抗打、平时耐用’的优质国防工程,必须加速科技闯关。”

在一无科研任务、二无科研经费的情况下,他们自主立项,自筹经费,围绕军用机场综合防护等重难点课题开展攻关,取得了“野战机场建设研究”等一批实在管用的成果,先后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2项,完成了100余项技术改造,填补了我国真空吸水新工艺在高原应用、在大面积膨胀土上建机场、高原地区高填方场道施工等多项空白。

2004年夏,该总队承担某军用机场改扩建工程,迎接国产新型战机成建制列装。然而,红土高原昼夜温差大,混凝土凝固过快,致使道面处理工艺无法完全实现,容易导致战鹰起降出现偏差。为此,高级工程师王淦臣带领官兵调整作业时间,创新施工工艺……一个个细节攻克完善,硬是将机场修成了全军优质工程一等奖。

在建设我军首个双跑道机场时,为防止跑道接缝处掉边掉角对战机造成损伤,他们创造了圆弧型边角切缝技术,大大降低了部队场道维护难度,提高了训练效益。

2011年5月,西北大漠,空军体系对抗演练如火如荼。在道路快速抢修科目中,该总队以惊人速度拔得头筹。这一成绩,来自他们获国家发明专利的“无机聚合物混凝土研制及在机场抢建抢修中的应用”实战化课题。目前该混凝土已被有关部门列为战贮物资。

一路征程一路歌。从人拉肩扛到机械化作业,从人海战术承建单一项目到分兵出击同时承建多个工程,科技创新推动九总队不断振翅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