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晓明:用户思维驱动的创业之路

发布时间:2015-11-23 11:25:11
龚晓明:用户思维驱动的创业之路

\

\

  本文作者:吴宁 本文来源:健康界

  龚晓明长了一张娃娃脸,这让他具备了一种天然的亲和力,温厚、平实。即便他的身份已经从单纯的妇产科医生转型为医生创业先锋,但言谈举止中书卷气依旧,完全看不到一丝创业者身上的“鸡血”特质。

  2015年10月19日,龚晓明在其微博更新了一条状态:“5天5个城,奋斗在路上”。创业已经占据了这位“明星医生”几乎四分之三的时间,只在每个周末坚持门诊和手术。从北京协和医院出走,到成为中国妇产科自由执业第一人;从拥有74万微博粉丝的网络大V,到中国妇产科网、妇儿私人医生APP“风信子”的创始人;从一号难求的妇产科专家,到发起成立妇产科名医集团。龚晓明在医疗圈的创业之路越走越多元和立体。

  一个医生放弃体制内的一亩三分地,偏要跑出去创业。这背后的原因在龚晓明看来似乎很简单,他想要解决的并不是单个患者的痛苦,而是换位思考并解决一个群体的痛点,用句时髦的话叫做:用户思维。

  出走协和

  1998年,龚晓明开始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在这所中国最高的医学圣殿,龚晓明完成了一个住院医生向行业专家的蜕变。时至今日,龚晓明提及协和二字,仍十分感激。他说:“协和成就了我的技术和品牌基础,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感谢协和。”

  2003年,龚晓明第一次去美国。那次的美国学习,技术上的提升倒在其次,重要的是龚晓明对于医疗服务的认识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他不知道那么大牌的医生原来可以为病人挡电梯门进电梯,不知道那么大牌的医生可以帮患者的新生儿拍照片并打印出来给病人,不知道医生和患者居然可以那么亲密无间。

  更让龚晓明大开眼界的是,国外的教学医院的临床任务,住院总和住院医生就可以搞定,高级别的医生都在做教学工作。龚晓明回顾自己在协和的从医生涯时说:“当住院医生的时候每天的工作就是开化验单、写病历、拉钩,熬了10年才有了独立做手术、收治病人的机会。而在国外却只需要四五年时间。“

  2012年龚晓明再次出国学习,他愈发感受到中美医疗之间的差距,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医师培训体系,他认为国外教学医院的做法非常值得借鉴。回国后的龚晓明严格践行改变医疗的理念。为推动青年医生的培训,龚晓明试图复制国外的教学模式,但在公立医院巨大的制度和习惯依赖上,改变仍然非常困难,这让龚晓明十分沮丧。

  2008年多点执业政策开始在内地松动,敏感的龚晓明意识到多点执业是推动医生的培训一个理想的途径,但当时的协和并不会允许他多点执业。后来,远在上海的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向龚晓明抛来了橄榄枝,并承诺允许他在第一妇婴上班的同时多点执业。于是,2013年7月29日龚晓明出完门诊后,离开了他工作了15年的北京协和医院。

  在上海第一妇婴医院,龚晓明每个周五的下午都会到私立医院多点执业,他认为私立医院是实现医疗市场的一条途径。在做市场化医疗的同时,他也尝试在公立医院里面改变住院医师的教学。他在一妇婴取消了自己的专家门诊和特需门诊,只出一个十块钱的普通门诊号。”病人来看我的门诊,是由我的五六个住院医生接待,他们会将治疗意见和我商定。“龚晓明表示,这种做法训练了住院医生的诊疗行为,病人获得了等同于专家的服务,看病价格并没有提高;每个患者的就诊时间能够保证,诊疗效率也大幅提高。因此患者十分满意,他本人也不会过于疲惫。

  “当然,如果有患者执意要看我的门诊,他就可以去私立医院接受我的诊疗服务。”龚晓明认为医疗服务具有两重性。一种是公益性服务,这种服务必须由公立医院来兜底,从人道主义的原则出发,保证弱势群体的就医权。另一种是按市场定价的差异化服务,确保不同群体对医疗服务的不同追求,两条线并行不悖。

  2015年3月,龚晓明离开了上海一妇婴,成为妇产科领域第一个自由执业的妇产科医生,去尝试一种更为自由的脱离体系的做法。事实上,这在国外早已经是主流。

\

  成就大V

  龚晓明从不讳言自己对互联网的兴趣。好大夫网站刚成立不久,龚晓明就在网站上完成了注册。渐渐的,龚晓明发现自己越来越多的病人是通过好大夫在线网站导流过来,到了最后将近90%以上的人通过好大夫在线挂号。与此同时,龚晓明在好大夫在线网站的品牌和口碑逐渐树立起来的,以至于后来出现加号系统刚一放号就遭遇秒杀的局面,这也让龚晓明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力量。

  2011年,龚晓明开始接触微博,刚一开始也和很多人一样,把自己每天的吃喝拉撒PO在微博上。那个时候的龚晓明还没有认识到微博对于医生的真正作用。直到2012年12月份,龚晓明微博上的一篇文章引爆了网络,文章的标题是:《宫颈糜烂??一个过时的疾病》。这篇科普宫颈糜烂不是病的文章,被李开复、薛蛮子等人转发后,单条微博就获得3万多的转发。

  “那篇文章让我突然意识到科普文章的价值,可以减少很多老百姓被误诊、误治的情况。”龚晓明也因此开始在微博上不遗余力地做起了科普,这也让他收获了超过74万的微博粉丝,成为名副其实的“大V医生”。

  事实上在美国,医生利用社交媒体进行科普和宣传是一种常态,因为每个医生都要努力为自己招揽患者,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而在中国,很多医生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微信公众平台开通不久,龚晓明就开通了“龚晓明医生”这一公众账号,并推荐给已经从体制内出来的著名血管外科专家张强。到目前为止,龚晓明的微信公众帐号已经有超过16万的粉丝,里面有近百篇的妇产科科普文章。

  从用户的需求来看,龚晓明认为微信可以发挥的功能其实可以更多,比如通过微信挂号、回访等。或者患者去医院看病,之后的化验单、检查结果是否可以通过微信推送给患者。曾在北京协和医院医院信息管理处兼职工作过的龚晓明,当时提出一个想法:病人的化验单如果实现联网查询,就可以省去患者来回奔波的时间与精力。实际上,要实现联网在技术上并没有多大障碍,但是囿于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他的想法实现起来花了近1年左右的时间。互联网技术手段可以协助患者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这是趋势。

  创业之路

  龚晓明的创业之路,要从中国妇产科网说起。2000年1月1日,龚晓明在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科室公告栏内贴了一则“妇产科学者之家”成立通知,这便是后来中国妇产科网的雏形。用筚路蓝缕来形容网站的创办历程毫不为过。2006年,网站正式成立了运营公司,但是仍然是一个人的公司,身为负责人的龚晓明要一个人兼职跑摄像、编辑、市场、销售、技术的活儿。2008年,公司迎来第一个员工,2009年网站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尽管人力和技术有限,但精心制作的内容却为网站聚拢了一大批忠实粉丝。免费课程、免费手术视频等资讯和课程,也成为医生继续教育的在线课堂。2010年,妇产科网迎来10周年庆典,众多妇产科界的大咖都来庆贺,成为行业内的一大盛事。目前,中国妇产科网的注册用户已达52万,同名的微信公众平台的医生用户也有10万多。

  2014年7月份,中国妇产科网旗下一款手机APP“风信子”正式上线,这一针对母婴的健康管理及医疗咨询的移动医疗平台,是龚晓明创业的第二个产品。这款产品也让龚晓明的创业触角达到患者端。“中国妇产科网在做的事情是to doctor,风信子要做的则是to consumer,也就是要把医生和病人直接连接起来。”龚晓明说。

  龚晓明对于风信子这个产品有着自己的预期,他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医生和患者可以直接沟通,打通支付系统,让市场为医生服务的价值定价。“最合理的定价应该是由市场调节出来的,需求方和供应方都满意的。”龚晓明说。

  为了更好的释放有技术能力的医生的价值,龚晓明还在紧锣密鼓地筹划发起“妇产科名医集团”。让更多的名医在这个平台上阳光地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去通过走穴或者收受红包等手段。龚晓明对于“妇产科名医集团”的预期是集结百名优秀医生,通过合理、灵活的激励机制实现平台的稳定,帮助医生的价值回归市场。对于成立这样的医生集团,龚晓明坦言医生们一般对市场、财务、投融资、法务、团队管理等方面的知识还非常欠缺,我们可以一起抱团取暖。“要相信团队的力量。”龚晓明说。

  回顾跳出体制、投身创业的一路,龚晓明说:“一开始只想当个协和的医生,慢慢经历的当中,你会觉得那种医疗是不对的,于是冲突就来了。”而在整个采访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龚晓明说的一件小事:在公立医院上班时,科室门口有个厕所,医院员工都是刷卡才能进去,但龚晓明就问:“患者看到会是什么感想?当我们在商场看到一个洗手间,上面写着员工专用,你会作何感想?”

  “在我内心的深处,医疗就是一种服务,做服务而不能单独考虑乙方医生的想法,当你提供优质的服务的时候,你更容易获得尊重。”龚晓明说。




推荐阅读:代孕 http://www.luotian.in/daiyun/

上一篇:六大日常用品危害孩子健康
下一篇:男人长寿有5个法宝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