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发现元代“医学教授”古墓 墓主曾割臂救母

发布时间:2015-05-13 14:36:03
陕西发现元代“医学教授”古墓 墓主曾割臂救母

陕西发现元代“医学教授”古墓 墓主曾割臂救母

元武敬墓志志盖陕西考古研究院摄

陕西发现元代“医学教授”古墓 墓主曾割臂救母

人形立俑陕西考古研究院摄

陕西发现元代“医学教授”古墓 墓主曾割臂救母

驮马俑冽玮摄

你知道吗?“医学教授”这个称呼很早就有了。近日,我省考古部门公布了一座元代“医学教授”古墓的发掘情况,墓志的出土让我们可以一窥这位700多年前“医学教授”的生平。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位“医学教授”在给母亲治病时,竟采取了今日看来十分残忍的“刲(音kuī,义同‘割’)臂救母”。

元代古墓现76件文物

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段毅告诉华商报记者,该墓位于长安区韦曲街道办事处皇子坡村北。该墓平面略呈凸字形,由墓道、封门、墓室及壁龛组成,墓室平面圆形,顶部、壁面局部有不同程度的坍塌,并有大量淤土,内含残铁钉、朽木灰、骨渣等。一具木棺置于墓室中部,已朽成粉末状,大部分的随葬品摆置于棺木东西两侧偏南位置。该墓共出土各类质地随葬品76件(组),包括陶、瓷、玉石、银、铜几类,以陶器为大宗,器形主要有人物侍俑、车马俑、动物俑,以及棺、仓、灶等。从出土的人物俑中,人们可以看出当时元代人的穿着打扮。

文物中最为珍贵的是一盒青石墓志,揭开了墓主人的身世。该墓志的志、盖均为青石质地,大小相同,边长都是43厘米、厚18厘米。志、盖四周均三面粗粝,一面打磨光滑。志盖正书“皇元敕授延安路医学教授故武君志盖”16字,墓志以楷书书写,25行、满行25字,共计665字。志盖与墓志字面相对并扣合在一起,出土于墓道填土中。墓志较简略,但却记述了墓主人武氏家族历经金、元的家族史。

墓主身份接近医学院院长

段毅说,该墓志的出土对这一时期的医学史、关中地区的儒士文人群体的境况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特别是对儒医世家的记载,为这一时期儒医研究提供了珍贵资料。墓志记载,墓主人武敬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周至,“高祖以儒医鸣”,知其高祖是一位著名的“儒医”。据段毅介绍,“儒医”是自北宋以来形成的一个特殊群体,亦即儒、医兼通的人。宋代以前“医者”地位低下,但北宋历代皇帝都重视医药,对文士阶层产生了重要影响,儒医大量出现。元朝对医学的重视更是前所未有,使从医者的地位大大提高。武敬墓志开篇以其高祖“以儒医鸣”的记述,便是对这一时期重视儒医的体现。

据墓志和文献所载可知,武敬“元贞始元(公元1295年),授安西医学教授”,负责安西路(今陕西一带)的医疗以及教学。这一职务与今天的医学院院长有点类似,但与今天“教授”作为职称并不相同,其共同特点是医疗经验丰富。

“医学教授”竟也割肉救母

虽然墓主人武敬为“医学教授”,却也曾采取一种自残的方式救治母亲——刲臂救母,即割去臂膀之肉来给母亲治病。

段毅说,墓志记载:“妣夫人有疾,(武敬)尝刲臂以救,其天性仁孝若此。”作为对墓主人仁孝的褒扬。武敬本身精通医术,他不靠医术为母治疗,却割去臂膀之肉救母,应是对当时社会推崇孝道极端做法的一种真实反映。

割自己身上的肉来救治亲人,在史书上记载颇多。段毅说,元代对孝道极为崇尚,凡读书必以《孝经》排在首位。著名的“二十四孝图”即由元代画家郭居敬绘编,用于儿童早期启蒙。在有的《二十四孝》版本中,就有割肉疗亲的故事。武敬的事例实际上也是这一历史时期社会伦理思想的反映。

华商报记者 周艳涛

事实+

儒医是古代对中医最高评价

邹韬奋 《无所不专的专家》:“医生原是一种很专门的职业,但在医字之上却加一个‘儒’字,称为‘儒医’,儒者是读书人也。于是读书人不但可以‘出将入相’,又可以由旁路一钻而做‘医’。”

宋代儒士往往以不知医为羞,不少士大夫亲自整理收集验方、家藏方,如陆游的《集验方》、苏轼和沈括的《苏沈良方》等都属此类。

李时珍、葛可久、陈念祖等人均为由儒而医或亦儒亦医者,构成了中医学史上蔚为壮观的儒医群芳谱。由于他们的儒学修养功底较深,故最后取得的成就往往大大高于一般的医家,在著书立说方面尤为突出,这为后人留下了宝贵而丰富的医学遗产。

此后,“不为良相,则为良医”就成为了旷世流风、儒士箴言,儒医的传统便形成了。宋代设立了特有的教育机构——医学,它完全仿照太学之例。宋徽宗还颁诏,将医学脱离专管宗庙礼乐的太常寺而隶属国子监(中国封建时代的最高学府),从而使医学纳入儒学教育体系,以“教养上医,广得儒医”。并且按等级任命医官,使儒医的地位得到确立,从而开辟了一条“医而优则仕”的道路。(腾讯新闻综合报道)